广告ID28内容页-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野史秘闻 > 屈原离骚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zōu兮

屈原离骚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zōu兮

2017-02-24 08:04:30 来源:历史册
广告id2-600x50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zōu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kuí余初度兮,肇锡ci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chong2之以修能。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汩yu4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朝搴qiān阰pí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也?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也。

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

杂申椒与菌桂兮,岂维纫夫蕙茝chǎi!

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

何桀纣之猖被兮,夫惟捷径以窘步。

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

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

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谗而齌jì怒。

余固知謇jiǎn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

指九天以为正兮,夫惟灵修之故也。

约黄昏以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

初既与余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

余既不难夫离别兮,伤灵修之数化。

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

畦qi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

冀枝叶之峻茂兮,愿竢sì 时乎吾将刈yì。

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

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冯ping不厌乎求索。

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

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

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余情其信姱kuā以练要兮,长顑kǎn颔han亦何伤。

擥lan4木根以结茞兮,贯薜荔之落蕊。

矫菌桂以纫蕙兮,索胡绳之纚shi3纚。

謇jian3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余虽好修姱kua1以鞿ji1羁兮,謇朝谇sui4而夕替。

既替余以蕙纕xiang1兮,又申之以揽茝chai4。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

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zhuo2谓余以善淫。

固时俗之工巧兮,偭mian3规矩而改错。

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

忳郁邑余侘傺chi4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宁溘ke4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

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

何方圜yuan2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反。

回朕车以复路兮,及行迷之未远。

步余马于兰皋gao1兮,驰椒丘且焉止息。

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

制芰ji4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

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

芳与泽其杂糅兮,唯昭质其犹未亏。

忽反顾以游目兮,将往观乎四荒。

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

女嬃xu1之婵chan2媛兮,申申其詈li4予,曰:

鲧婞xing4直以亡身兮,终然夭乎羽之野。

汝何博謇而好修兮,纷独有此姱节?

薋zi1菉lu4葹shi4以盈室兮,判独离而不服。

众不可户说兮,孰云察余之中情?

世并举而好朋兮,夫何茕独而不予听?

依前圣以节中兮,喟kui4凭心而历兹。

济沅、湘以南征兮,就重华而敶chen2词:

启《九辩》与《九歌》兮,夏康娱以自纵。

不顾难以图后兮,五子用失乎家衖xiang4。

羿淫游以佚yi4畋tian2兮,又好射夫封狐。

固乱流其鲜终兮,浞zhuo2又贪夫厥家。

浇身被服强圉yu4兮,纵欲而不忍。

日康娱而自忘兮,厥首用夫颠陨。

夏桀之常违兮,乃遂焉而逢殃。

后辛之菹醢hai3兮,殷宗用而不长。

汤、禹俨而祗zhi1敬兮,周论道而莫差。

举贤才而授能兮,循绳墨而不颇。

皇天无私阿兮,览民德焉错辅。

夫维圣哲以茂行兮,苟得用此下土。

瞻前而顾后兮,相观民之计极。

夫孰非义而可用兮?

孰非善而可服?

阽dian4余身而危死兮,览余初其犹未悔。

广告id20-300x250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