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ID28内容页-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yabo88狗亚体育app下载地址 > 林黛玉人物分析 林黛玉的人物形象(摘录)

林黛玉人物分析 林黛玉的人物形象(摘录)

2017-03-05 09:04:47 来源:历史册
广告id2-600x50

;的王熙凤更是在把她上下打量一番后赞道:“天下竟有这么标致的人物儿,我今儿才算见了。”当然,在美女如云的大观园中,一身病态的黛玉与后来的“更有一种妩媚风流”的宝钗,“竟形容不出来”的宝琴、李纹等相比的确占不了上风,但她却被赋予了卓越的才情:一首《唐多令》,几首菊花诗就让我们不得不为之击节称妙。

黛玉是一个非常率直的女孩子,同时体弱多病、父母早逝的她也有着非常强烈的自尊心。第一次进贾府时她便“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多说一句话,不肯多行一步路”。吃茶时“见许多事情不合家中之式”却也并不追问,只是“不得不随的,少不得一一改过来”罢了。在王夫人邀她入座时,也是度其位次,仅往旁边坐。她的这种小心翼翼在分别回答贾母与宝玉对她所读之书的提问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贾母因问黛玉念何书。黛玉道:“只刚念了《四书》。”黛玉又问姊妹们读何书,贾母道:“读的是什么书,不过是认得几个字,不是睁眼的瞎子罢了。”

……

宝玉便走近黛玉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许认得几个字。”[1]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面对相同的提问,两次的答案却相差如此之远,仅仅是因为她从贾母的话中听出了对“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支持与维护。如此敏锐的洞察力和应变力深深显出她“唯恐让人耻笑了去”的心思。

但是黛玉毕竟不是宝钗,她无法时时做到察言观色、克己迎人。她不懂得耍心计,只会很率直地表现出自己心中的不快,不看谁的眉眼高低,舌头也不管得罪谁,想说就说,想恼就恼,以尖刻的语言为武器来保卫自己的自尊。甚至在初进贾府地皮都还没有踩热的情况下亦是如此:

(宝玉)又问黛玉:“可也有玉没有?”众人不解其语,黛玉便忖度着因他有玉,故问我有也无,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玉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2]

她卓越的口才引来了众人的怨恨:湘云说她“他再不放人一点儿,专挑人的不好”,“见一个打趣一个”;李嬷嬷说她“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宝钗笑道:“真真这个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3];薛姨妈说她“你这个多心的”;就连对她疼爱有加的贾母也说她“太是个多心”。由此可见她的“小心眼”,“行动爱恼人”已成了整个贾府的共识,也成了她被孤立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黛玉所有的爱挑剔、尖酸刻薄的特性都只是她固有的高洁本性与污淖般的世俗,自尊与现实的尖锐冲突的产物,而并非她的本性,只是对现实加给她的种种伤害的一种反驳和抗击。它不是一种性格缺陷,而是一种斗争表现,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在特殊环境下扞卫自己尊严的一种方式。试想,如果黛玉并非处于寄人篱下的情况,如果金麒麟、金锁是为她所有的,她还会常常泼天洒地的流泪、自怨自嗟地闹心吗?当然不会!在一般正常情况下,黛玉向人们展示出来的本性是善良、热情和胸怀坦荡的。贾宝玉因一时苦闷而写的一首诗被黛玉看见了,觉得十分好笑,便忙拿去和湘云同看,并不因为湘云前不久说了她像戏子并引起了与宝玉的一场大风波而记恨在心。在栊翠庵品茶时,妙玉当着宝钗的面说她“你这么个人,竟是个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她也并不介意。作诗时,对此不大入行的李纨常有意无意地把她名列宝钗之后,连宝玉都多次为她抱不平,她自己却并不计较。香菱要学诗,连素以“宽厚待人”、“叫人敬重”的宝钗都认为她这么个半妾半婢的可怜人儿学不成气候而不置可否,黛玉却毛遂自荐:“你就拜我作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既热情又谦虚。在教诗的过程中,先讲一般原理,再指定并借给必读书,然后命题作诗,不厌其烦地为其纠正,真正做到了她自诩的“诲人不倦”,难怪“不敢十分罗嗦宝钗”的香菱却敢一次又一次地来劳烦她。

黛玉的率真和胸怀坦荡还表现在对宝钗的态度上。本来她一向是对宝钗怀有戒心的,素日认为她心里藏奸(其实,这也并非没有根据,从宝钗对宝玉的似远却近,对贾母、元妃的迎逢及在扑蝶时的金蝉脱壳等事中均可看出),但当宝钗先抓住她看《西厢记》的小辫子,再告诉她一些女儿之道“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最怕见了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药了”,“女工还是一件”,并且趁她处在孤苦烦闷、举目无亲的心境下,给她送来一点燕窝,说了几句悄悄话后,她便大为感动,并在她面前把心都掏了出来:

广告id20-300x250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